与喜鹊为邻
发布时间:2011-9-15                 浏览次数:14831   编辑:吕国栋

    不知从何日起,今年以来总是在喜鹊的喳喳叫声中醒来,虽然喜鹊的叫声并不是那么悦耳,在钢筋水泥浇注的楼房里居住的我们,能够与喜鹊为邻,该是大自然恩赐的一份安然和恬静吧!何况喜鹊是吉祥的象征呢,会给我所生活的铝城(中铝山西铝厂)带来吉祥、增添瑞气的,我坚信着。

    对于鸟类的认知我是很茫然的,虽然动物园里曾观看各种鸟类、鸟林里观鸟忘返,却是久而忘之,基本上除了麻雀、鸽子常见的以外,其它的鸟类是盖然不分的。去年冬天和朋友在暖阳下野外漫步时,有多只喜鹊在路旁的树枝上喳喳地叫、在地上旁若无人地蹓跶,是朋友教我认识了喜鹊,识别了喜鹊和乌鸦。

    今年春天以来,我曾在清晨、或傍晚时分听到喳喳、喳喳……的喜鹊叫声时,站在阳台上观望喜鹊在楼前的法桐树枝上飞来飞去,说是飞去,其实是在瞬间或一会儿又飞来,它们的家仿佛很近,也许就在楼顶一隅或哪棵树的树冠上。

    多是两只喜鹊为伴,先后地飞来又先后地飞去,有时五六只七八只喜鹊在树枝间飞转,在草地上欢快地蹓跶,大多停留不到一个小时的样子。该是同一个家庭的喜鹊吧,我这样想。我曾在某日的傍晚,看到一只喜鹊将衔着的食物喂进另一只小喜鹊的情景,几次反复地飞来飞去,衔着食物喂这只喳喳叫个不停的小喜鹊。若是两只喜鹊,它们喜欢停留在同一棵树相邻的高高树枝上,若是多只喜鹊,它们会时而停在一两棵树的树枝上,时而停在临近树的树枝上,多是停留在高枝上,很少有在低枝间停留的,让我想起了喜鹊“喜登高枝”的说法。我想,它们只是登高望远,与人类同居的自我防范和保护吧。

    不绝于耳的喳喳…….叫声,让我感到它们在私语,或谈论着什么。但它们多是在清晨或傍晚时分在树间飞转,也许是其它的时间因我上班的缘故,但即便是周末我一整天在家,也很少在其它时间里听见它们的叫声,它们如我也是为生存而白天奔忙吗?只是我不知道它们会去哪里觅食,是否更艰辛呢?但肯定它们只是为了果腹和生存,绝对不会有人类那么多无休止的欲望,更不会如人类因利益熏心而欺诈蒙骗、尔虞我诈,或许它们会被人类的自私自利而伤害呢。

    我上班行走的路途中,也是在早晚时分,时常会听见喜鹊在树枝上喳喳地叫,时常看见喜鹊在树枝间飞,但多是在家属区内,很少在离开家属区的5号路两边的黒槐上看到它们,也许他们不喜欢黑槐,但氧化铝大门口东侧几棵高大的法桐树上,我却经常在早晨上班时分看见它们、听到它们的叫声,其中两棵高大的树冠上,还有它们用树枝搭建的三个鹊巢呢。这是我不曾想到的,更没想到是,在我三楼办公室内居然也能看到窗外高大的杨树和法桐上有喜鹊飞转,尽管喳喳的叫声几乎被隆隆的机器声淹没,但还是从开着的窗子处传来的噪音里隐约听出喜鹊的叫声。“喳喳喳喳,喜事来了,喳喳喳喳,喜事来了……”这是民间对喜鹊叫声的“喜兆”之喻,办公室的窗外有喜鹊叫吉,这是我上班多年来不曾有的,愿喜鹊为我们危机中求生存的中铝山西企业带来吉祥和美好的发展前景!

    老人们说,七夕期间喜鹊会飞上天,为牛郎织女一年一度的七夕相会,在银河上架起鹊桥。今年七夕的前后,我留心喜鹊是否真的少了?也许是恰巧连续暴雨和连续阴雨的缘故,果真喜鹊很少了,我只能偶尔看到一两只。但七夕后的这段时间里,却还是很少有的暴雨加阴雨天气,喜鹊更少了,我偶尔只能听到喜鹊的叫声,却不曾看见它。不知暴风雨期间喜鹊栖息在何处,我担心他们的家——鹊巢,被今年多次的暴雨破坏了,它们的生存也许比我们人类更艰辛。

    与喜鹊为邻的日子令我怀念,喜鹊成了为邻的牵挂。我看到氧化铝大门口东侧法桐的树冠上,鹊巢仍然牢固在高高的树枝间,晴朗的天气里仍然有喜鹊的喳喳的叫声,喜鹊依然是我的邻居、依然是铝城的吉祥呢。

文/怡人
-->
Copyright 2006-2009 @ 大象彩票手机版版权所有   营销热线:0359-5041111 5043333   拟薄水铝石销售热线:0359-5041713
智能工程公司技术支持   0359-5048151   admin@jinlvw.com   [ 点击投稿 ]   晋ICP备09004755号-1